“我永远不可能成为美国人的一员”

2020-06-01

“我永远不可能成为美国人的一员”

原标题:“我永远不可能成为美国人的一员”(观察者网讯)随着新冠肺炎疫情在美国愈发严重,生活在美国的亚裔也受到了越来越多的歧视与攻击,这可能正揭示了一项关于“美国身份”的残酷现实。据英国广播公司(BBC)27日报道,现年31岁的刘文(音译)虽然并没有在美国出生,可自从移居美国之后,她就非常希望能够尽快融入当地人的生活。她会去观摩橄榄球赛,看美剧《欲望都市》,还会去慈善机构“食品银行”(foodbank)做志愿者。在疫情暴发之前,她从未想过,一名来自东亚的人生活在得克萨斯州的奥斯汀有什么问题。她表示:“说实话,我并没有觉得我和周围人不一样。”可情况已经变了。如今新冠疫情已经在美国夺去了约10万条人命,而身为亚裔就有可能成为被攻击的对象。这一点,刘文已经感觉到了。她说,她的一位韩裔朋友去食品店买东西时,一些人就对她大吼大叫,甚至动手推她,最后还要求她离开,仅仅因为她是亚裔,而且还戴着口罩。“这次的疫情让我意识到,因为我是亚裔,因为我的长相和故乡,我永远不可能成为美国人的一员。”在她的韩裔朋友遭受歧视之后,刘文决定要买一把枪。“我希望用到它的一天永远不要到来”,她说,“因为那时的情况一定非常严重,严重到我无法想象。”纽约和洛杉矶的官员称,针对亚洲族群的仇恨事件已经增加了。旧金山州立大学与一些倡议群体合办的报告中心也表示,自该中心3月份成立以来,美国的45个州已经报告了1700多起和新冠病毒有关的歧视事件。有评论员指出,一些位高权重的政客,比如特朗普和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都或多或少地在语言上激起民众反对亚裔的情绪,这使情况变得更糟。BBC报道截图美国的反亚裔现象有多严重?根据BBC报道,大量的美籍亚裔和在美国生活的亚洲人都表示,他们的生活在新冠疫情开始之后有了巨大变化。38岁的金伯利·哈(音译)是一名华裔加拿大人,在纽约已经生活了超过15年。今年2月的一天她外出遛狗时,一个陌生人指着她,并朝她喊道:“我不怕带着辐射的中国人,你们不应该出现在这里,从这个国家滚出去,我不怕你们带来的病毒!”这之后的几周中,她发现当她出现在公众场合中时,“十个人中就有一个”会怒视她。她说:“我从来没感觉到对我的敌意会上升到这个程度。”而在美国另一边的加州,23岁的麦迪逊·法莱米尔(MadisonPfrimmer)今年4月份也遇到了针对亚洲人的攻击事件。在那之前,虽然她也听说过一些亚裔遭受攻击的情况,但她并不认为这些是普遍存在的。事发当天,有着一半中国血统、会说普通话的法莱米尔在洛杉矶一家超市中为一对年长的中国夫妻做翻译。那时,一位愤怒女性对他们进行了持续性的辱骂,还朝他们扔水。她当时喊到:“你们怎么敢到我家人购物的商店里来!你们怎么敢到我们这里来毁掉我的国家!就是因为你们我的家人不能再挣钱了!”法莱米尔尽力与她争辩,但是她对法莱米尔为那对夫妻翻译而感到非常愤怒,并朝法莱米尔扔了一瓶水,弄湿了她的腿部和脚步。在他们排队准备结账时,那名女性跟了上去,并朝他们喷了空气清醒剂或是消毒液一类的东西。一些亚裔人权组织和旧金山州立大学合作创办了“停止仇恨亚裔和太平洋岛裔”(STOPAAPIHATE)数据库,里面记录着美国45个州中和新冠肺炎有关的、针对亚裔和太平洋岛裔的歧视事件。其中,来自纽约州和加州的报告占据了大部分。这些事件的种类很多,其中“言语骚扰”(verbalharassment)最为常见,“回避”(shunning)、“肢体攻击”(physicalassault)、“职场歧视”(workplacediscrimination)、“禁止进入”(beingbarredfromestablishments)以及“破坏”(vandalism)也被数据库标出。另外,相比男性,女性更容易成为目标。BBC报道截图:言语骚扰占1710起歧视事件的绝大多数管理这个数据库的是旧金山州立大学的教授张华耀(RussellJeung)。他发现许多事件中的被害人有“被朝着咳嗽和吐口水”(beingcoughedorspatupon),因此增加了这一类别。而这一条也正是泰德·严(TedNghiem)所遭遇过的。今年37岁的他是一名越南裔美国人。3月时有一名男性朝着他骂粗话,并朝他喊:“滚出去,是你带来的病毒!”当时他并没有觉得受到冒犯。不过在同月,另一个人和他相遇时朝他吐了口水,这让他难过了一两天。“我报了警,但不知道有没有后续”,泰德说道,“我很庆幸在那之后我没染上什么病。”STOPAAPIHATE数据库中的信息,源自网络上自发的报告。而BBC根据采访以及美国媒体的报道,也出具了一份分析,涵盖了100多起自1月以来针对亚裔或亚洲人的事件。根据这份分析,有70%左右的事件明确指向了疫情,大约有40%的事件报告给了警方。有一些事件已经到了“仇恨犯罪”的程度。根据纽约市警察局的说法,他们已经调查了14起与新冠病毒有关的仇恨案件,其中受影响的亚裔有15名。此外在加州,一位老人被人持铁棍殴打。一名青少年也在被暴力袭击后送往医院治疗。美国广播公司(ABC)援引一份联邦调查局(FBI)报告指出,在得克萨斯州,一个来自东南亚的家庭在超市中被人刺伤。其中,2岁和6岁的两名幼童也受到了伤害。据嫌疑人交代,他攻击这家人是因为觉得他们来自中国,并且传播了新冠病毒。另有亚裔人士报告称,由于他们的种族背景,一些酒店和Uber司机拒绝为他们提供服务。马特(化名)是一名康涅狄格州的华裔医师。他除了知道一些人在声称“有亚洲人曾在他们附近咳嗽”后要求住院治疗之外,也在给疑似新冠患者治疗时亲身经历了对亚裔的歧视。他说:“我把全套的防护装备穿好后走进了病房,并做了自我介绍。但当他们得知我的姓时,他们却说:‘不要碰我,可以让其他医生来吗?’、‘你能不要靠近我吗?’”马特担心,发生在他身上的这种情况会打击医疗工作者的士气。“现在我们的压力非常大,我们要比以前工作更长时间,而且总是要穿着一身不舒服的装备。我们中的许多人还暴露在新冠病毒之中。”“长得像华人,就会被攻击。”自疫情在美暴发以来,特朗普屡屡使用“中国病毒”一词,企图将自身抗疫不力怪罪于中国。尽管之后他也说美籍华裔需要被保护,并表示病毒的传播和他们并没有关系,但这没能根除华裔或是亚裔被针对的情况。张华耀教授说,他收到的报告中只有40%左右是针对华裔的,绝大部分案例发生在其它的东亚族群上。“这是一个‘种族定性’的例子,也就是说‘如果他(她)看上去像中国人,他(她)就会被攻击。’”现年23岁、来自韩国的大学生吴多贤(DahyungOh)仍记得2月份时,她曾在纽约地铁的站台上被一个女人用仇恨的眼神盯着看。那时候,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CDC)还没发布戴口罩的建议。“她开始接近我,指着我并对我说:‘你为什么没有戴口罩?你应该戴上口罩!’”其实,那个女人自己都没有戴口罩。吴多贤认为自己是被针对了,“因为当时我们周围有10到20人,都没有戴口罩。”“我感到很生气。估计因为我是亚裔才被‘挑出来’针对的,而像我这样身材比较小的女性更容易成为目标。”张华耀教授表示,亚裔面对着一个“两头堵”的问题,“如果戴上口罩,别人就会觉得他已经被感染了,但如果不戴口罩,又会被人认为是已经感染却不当回事。”而针对亚裔进行攻击的情况不只发生在美国,英国和加拿大都有许多相关报告出现。BBC报道指出,疫情暴发至今,温哥华警察局已经报告了20起针对亚裔的仇恨犯罪。为什么亚裔美国人总被视为外人?美国普查局(UnitedStatesCensusBureau)数据显示,美国现有2000万居民是亚裔,大约占美国6%的人口。其中的一些,比如日本裔,可能已经在美国生活好几代了。然而,针对亚裔或者亚洲人的歧视是非常武断的,不会去区分他们是否是美国人、或想成为美国人、抑或仅仅是个游客。其实早在疫情开始之前,亚裔美国人就有许多相同的经历,比如他们觉得自己被视为“永远的外国人”。“种族,就像许多社会分类一样,所有人都会看得到,”圣地亚哥州立大学心理学教授戴比·马(DebbieMa)博士说道,“正因如此,人们很容易对这些类别标签化或加以刻板印象,比如说,东亚裔人士是外国人,尽管他们可能并不是。”在2008年时,这位教授参与撰写的一份研究报告中显示,美国的大学生,无论他们是什么族裔,都倾向于认为英国女演员凯特·温斯莱特(KateWinslet)是美国人,而纽约出生的华裔演员刘玉玲(LucyLiu)不是。上文提到的马特医生也说,他经常会被夸赞英语说得很好,并被问及究竟是从哪里来的,尽管他解释自己生于美国。张华耀教授也表示,尽管他的家庭已经在美国生活到第五代了,他还是会被视作外国人。马博士认为,这些就是美国别的少数族裔并没有的“特殊包袱”。她说,虽然美国黑人也遭受歧视,但没有人会对他们英语说得好感到惊奇。事实上,这并不是亚裔第一次在美国遭受排挤:珍珠港事件后,大批的亚裔被关了起来;19世纪时,讽刺东亚人的漫画,也被用作阻止中国和其他东亚国家移民的宣传。如今,一些亚裔美国人感觉他们还处在“试用期”,并需要证明自己的美国身份,这个情况在疫情开始后也变得更为严重。曾经民主党的总统候选人杨安泽4月曾撰文称:“对族裔背景一定程度上的鄙视和疏离,已变成了明显的仇视甚至攻击。”他呼吁亚裔美国人“以前所未见的方式展现我们的‘美国性’”,例如帮助邻居、捐献防护装备、穿上美国国旗颜色的衣服。然而,批评者谴责杨安泽的言论是在怪罪受害者,并且他似乎内化了一种观念:由于其族裔背景,亚裔人就是不够“美国”。在美国的亚裔如何应对歧视?BBC报道称,虽然没有准确的数据,但是根据在美国枪支店经营者的报告,他们已经见到更多的亚裔来买枪了。49岁的美籍华人臧东慧(音译)在纽约皇后区组织了社区巡逻队,成员超过了200人。他们轮流开车在社区中巡逻,向警察报告可疑行为。其中有12人有可持有武器的证明。臧东慧形容自己是保守主义者,他相信华裔应该武装自己,以防社会动荡与犯罪急增。艺术家与喜剧演员也受到鼓舞而发声。比如华人说唱歌手杰森·楚(JasonChu)发起了名为“仇恨是一种病毒”(HateisaVirus)的倡议活动,还写了一首关于反亚裔事件的饶舌歌曲。他说,想以饶舌来展示“针对亚裔美国人的人们有多么荒谬”,以及“强调亚裔美国人属于这个国家”。“我们在美国不是过客,我们在这里出生,这是父母养育我们的地方。我们想说,仇恨在这里没有位置。”马特留意到,亚裔美国人群体近年来在政治领域的声音更大了,在其他领域也越来越亮眼。“我的很多朋友看到这些反华人的言论,对于谈论其他族群面临的歧视更感兴趣了。”张华耀则目睹一些亚裔美国人“开始意识到他们的共同利益,作为一个政治组织或群体动员起来”。他说,来自不同阶层、教育背景和族裔的亚裔人士如今因疫情相关的歧视而“发现了他们共同的经历”。“我们在一同面对种族定性这一过程,希望终有一天,我们会团结在一起对抗歧视,以共情心对待其他同样面临种族定性的人们。”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上一篇】: 【下一篇】: